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红情绿意之乡

学海频繁注码 文山不断增晖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小说】莲1——5  

2010-06-10 09:35:18|  分类: 小说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第一章 迎新朝发展抒壮志 忆往日艰苦写亲情

 

又是一年一度莲花绽放的季节!

清晨,庭院中池塘里的那圈圈睡莲,犹如一群身着绿色彩裙的少女,旋转在广漠人生的舞台上,飘逸、安详。凝结在片片翡翠盘上的滴滴露珠,在初升阳光的照耀下,像无数颗璀璨的珍珠,晶莹、剔透,闪闪发亮。此时,她们随着吹过来的微风,正恬静地随着涟漪的起伏,荡漾在水面上。数尾胖头鱼、鲢鱼、草鱼……正浮起头,张开着大嘴,尽情地吸吮、吞噬着水面上的袅袅水雾。此刻,池塘四周仍持续不断传来青蛙阵阵清脆悦耳的 “咕咕——咕咕——”鸣叫声。空气中掺合着莲花阵阵的清香,随着吹进来的阵阵微风,把站在公司落地窗前的Lotus带进了如莲思念的远方。

Lotus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初毕业于A省内一所重点大学,由于学习成绩优异,毕业后就留校担任助教。1986年底,她响应政府的号召,和丈夫协商后,下海创办“红莲责任有限公司”。公司在她的苦心经营下,从无到有,从小到大,已经发展成为今天众多皆知、闻名遐迩的“红莲集团”,并成为W市一道靓丽的风景线。

 “红莲集团”是W市的“十强”优秀企业之一,总资产超过五个亿,每年上缴市税八千万左右。红莲科技、红莲药业、红莲房地产、红莲旅游业等已经形成地方特色的支柱产业,红莲系列产品:莲子茶、莲子羹、莲薏养心丸、莲薏清目汤、莲花美容液、莲花瘦身宝,莲叶健脾养肝丹、莲叶防晒霜、微型莲盆景、莲的装饰及防癌抗癌药用功能等相继闻名并誉满国内外,成为人们餐桌上美味佳肴、身心健康等方面重要话题和保障。

Lotus,曾用名甄云莲,现名郝云莲,现任A省W市政协副主席,“红莲集团”的董事长。她为人谦和,工作认真,是W市市民经常夸奖和爱戴的优秀企业家之一。

Lotus喜爱文学。她一有闲暇,就不时地创作一些诗歌、散文、小说等优秀作品,尤其痴迷于古典诗词的创作,更钟情于出污泥而一尘不染的莲花。其作品《冉冉莲花带露开》、《湖边弄水一身香》、《出水芙蓉》、《千里洪湖歌一路》等均被一些刊物刊载或转发。这些有关莲的故事和传说,每时每刻都撞击着Lotus的心灵,每次都使她热泪盈眶,激动不已。因此,她给自己取了个英文名字——Lotus,希望自己具备像“莲”一样的高贵品质——出污泥而不染。

父母给她取名郝云莲,是因为“莲”的情结,靠着“莲”的奉献,“莲”的源远流长,不断演绎着从父辈到她们这一辈子悲欢离合的人生大戏。具体地说,就是在那个年代,在那个地方,是“莲”拯救了她和她的全家人。

那是一段发生在1960年前后的事情。三年的自然灾害,前苏联的背信弃义,使当时浮夸风越演越烈。全国大办钢厂,全民大炼钢铁,十年之内赶上老大哥——苏联,二十年内超英、美两国。为此,A省的各地领导又虚报工、农业产量,今天是“万斤塘”,明天又是“吨子亩”,要不又是某天某地某个钢铁厂在一天之内就炼成了万吨钢铁……,这些消息都相继载入报端,“卫星”是一颗接着一颗放上了天。上面的领导人笑的合不拢嘴,下面的老百姓苦不堪言。老百姓往往是吃了上顿,无下顿,靠着啃树皮,刨草根,吃米糠,咽野菜来打发那些漫长的饥荒岁月。

这一年寒冬腊月,天降大雪,屋子外面白皑皑的一片,西北风吹起外面树梢和电话线“呜呜”直叫唤。Lotus的一家人,父亲郝云山、母亲甄心莲和女儿郝云莲只好躺在床上,以各自的体温,互相温暖着对方,大人已经两天没有吃什么东西了。这时,才四岁的Lotus饿的直对父母嚷嚷:“爸、妈,我饿,我好饿!”父亲望着瘦成皮包骨的女儿,看看身边面黄肌瘦的妻子,心痛的不得了,止不住的眼泪不停地在眼眶里打转转。他深深地叹了口气:“还能弄到什么可以吃的?”他抬起惘然的双眼,望着窗外飘飘降雪和茫茫雪白的田野。忽然,窗前池塘中几片衰老的莲叶跃入他的眼里。“下塘掏藕!”脑海里一下子闪过这种念头,他急忙从床铺上爬了起身来,裹上破絮外露的棉袄,找了根草绳捆了捆身腰,朝窗户前的池塘动了动嘴,对着妻子说道:“我去去就来。”妻子望着心爱的丈夫,知道他外出要干什么,只好叮嘱道:“快点上来,不要冻伤了自己。”郝云山推开门,随即又掩上身后的门,迎着刺骨的西北风,大步走出门外。

屋内甄心莲安慰着女儿:“爸爸出外弄吃的去了,马上就能回来,我们先喝点开水,好吗?”她下得床来,从竹壳热水瓶里倒来一小碗热水,扶起女儿喝下,然后她们俩又躺在床上,静静地等候着郝云山的归来。

半个小时左右,郝云山从外面回来,双手捧着十来节莲藕和一些老藕鞭,上牙不停地打着下牙,对妻子哆嗦说:“快——快下锅——煮一——煮。”妻子匆忙穿上棉袄,从床上下来,接着递过来洗得干净的藕和藕鞭,望着丈夫冻得红紫的双腿,几颗晶莹的泪珠吧嗒、吧嗒地滑落在面前的大衣襟上。

 

第二章 打湖鱼两人相依命 牵红线月老定情歌

 

火苗在灶膛里欢快地跳跃着,那串串火苗把甄心莲带到了遥远的家乡,沉浸在甜蜜、幸福的回忆里。

甄心莲的家乡坐落在美丽富饶的洪湖湖畔,每到春天来临,那湛蓝湛蓝的天空,那清澄、碧绿的湖水,那一望无垠的青青莲荷,那腾空击浪的飞鱼,和着“嘎嘎”的水鸟声,渔民荡舟的欢笑声,组成一幅《水乡人勤春早》的美丽画卷。

这时,甄心莲激越高亢的女高音《采莲令》激荡在整个洪湖上空:

艳阳天,日丽风和举。

莲花路、荡舟行橹。

破波踏浪亮歌喉,阵阵香弥布。

歌声处、鱼儿激浪,蜂儿舞面,竞相争宠前去。

漫道葱茏,浩淼绿意前方舞。

风化茂、当知无虑。

这般风景,喜气盛、款款芬芳吐。

最难禁、丝丝挂念,阵阵心痛,几度雪霜风雨。

“莲儿!”父亲一边荡着双桨,一边乐呵呵唠叨在耳边。“回家后,赶紧把这些鳜鱼和鳗鱼拿到市场卖了,剁点肉,买点可口、新鲜的蔬菜带回家烧烧,中午叫云山过来吃饭。云山是外地人,在本地没有亲人,怪可怜的。”

“哎,知道了。”

坐在船头的女儿附和着,心里涌现出一片感激之情。她望着父亲古铜色的脸盘,才五十来岁的人,头发早已白了一半。母亲是在她七岁的时候,为了帮着父亲支撑着这个家庭,她没天没夜拼命干活,白天跟着丈夫下湖撒网、捕鱼和卖鱼,夜里还要穿梭织网、补网,母亲终究因操劳过度,得了寒热病,丢下了她父女俩,撒手人寰。从此,这个家再也没有昔日的欢乐,再也听不到母亲的声音,再也见不到母亲的身影了。父亲和她含辛茹苦,相依为命,并且一直没有再婚。甄心莲从小就很懂事,勤劳能干,小日子在她的安排下,过得有滋有味。家里的活儿都由她主动承担了下来,她不是扫庭院,就是浆洗补连,还经常陪着父亲下湖捕鱼、捞虾、捉蟹,她希望身体不好的父亲多多休息。邻居对她更是赞不绝口:“多好的妹子哟!她妈妈若在的时候该多好呀!也真难为这个孩子的。”

转眼,甄心莲已到二十岁了,出落的亭亭玉立,在附近的七乡八井是个鼎鼎有名的大美人呢。1.68米的个条,肌肤白嫩。瓜子般的脸盘上,一双双眼皮的大眼睛,就像小河床上映照着蓝天白云的流水,清澈明亮。高高鼻梁,小小的嘴巴,两条乌黑到臀部的辫子,尤其是皮肤,别人的晒一晒就黑,而她的却是晒一晒就白里透红,她全身上下不时地焕发出青春的气息,这些更令人心生怜爱之意。甄心莲喜欢唱歌,还是个女高音呢。她的洪湖民歌《有爱有爱又有爱》响彻在洪湖上空,激荡在小伙儿心坎上,更使郝云山陶醉,久久不能忘怀。

此时,父亲的唠叨使她心里泛起了道道涟漪。她和郝云山是在队委会上认识的。云山哥是市里派往她们大队帮助开展“反击资产阶级疯狂进攻,进行社会主义教育运动”的工作队成员。那时,他们白天和社员们在一起劳动,晚上就在生产队的公堂屋里集中学习中共中央的文件,谈体会,之后还经常走乡访村向社员们宣传党中央的有关方针和政策。每每在一起的时候,这对年轻人,都不时流露出彼此羡慕的目光。郝云山爱慕甄心莲的聪明、美丽、勤劳,甄心莲羡慕郝云山的伟岸、老实和才华。他们都有着异样的感觉,总是希望看到对方的身影,一天不见,两人都觉得心里空荡荡的,总觉得少了些什么,都在彼此牵挂着对方。

郝云山,A省W市郊区人氏,1.8米高的身材,浓眉大眼,高鼻梁,国子脸。说话声音浑厚,吹拉弹唱无所不能。他文思敏捷,写有一手的漂亮楷体小字,1955年毕业于皖南大学,当年被分配在H省H市的农业局工作。他工作兢兢业业,忠于职守,常受到领导的夸奖。这次,经过了有关部门的重点考核,委派他来洪湖地区开展“反右”运动。在这里,他寻找到了幸福的另一半——他心爱一辈子的夏娃。

 

第三章 打麦穗社员标音范 捆秸秆平地起祸殃

 

春末夏初,南方正是收获小麦的时节。生产队的晒谷场四周堆满了一垛垛小麦,女社员们正在晒谷场上抢打小麦。阵阵的“叭——叭——叭——叭——”连枷声,伴随着女社员们欢乐的《打连枷》歌声,飘向四面八方:

哎——要我唱来我就唱哎——

吆呼嘿!要我郎来,要我郎来!

打连枷那么小娘子,

多开心那么吆呼嘿,吆呼嘿……

多美的乐曲,多有激情的歌词!云山和几位小伙儿都陶醉在这优美的旋律里,早已忘记了赤日炎炎和几天来干农活的疲惫。

郝云山这几天白天的工作就是参加生产队的打小麦活儿,帮助社员们抢收午季农作物,将打下来的小麦晒干、存仓。今天,他的工作仍旧是先将小麦把子铺在晒谷场上,供女社员们用连枷来脱粒。然后,他用一根长竹篙将被打过一遍的麦子翻动过来,让女社员再打上另一遍。最后,他再将这些已经脱好粒的麦秸秆捆成捆,堆上跺。

【小说】莲1——5 - 红情绿意 - 红情绿意之乡【小说】莲1——5 - 红情绿意 - 红情绿意之乡【小说】莲1——5 - 红情绿意 - 红情绿意之乡【小说】莲1——5 - 红情绿意 - 红情绿意之乡【小说】莲1——5 - 红情绿意 - 红情绿意之乡【小说】莲1——5 - 红情绿意 - 红情绿意之乡【小说】莲1——5 - 红情绿意 - 红情绿意之乡【小说】莲1——5 - 红情绿意 - 红情绿意之乡【小说】莲1——5 - 红情绿意 - 红情绿意之乡【小说】莲1——5 - 红情绿意 - 红情绿意之乡【小说】莲1——5 - 红情绿意 - 红情绿意之乡【小说】莲1——5 - 红情绿意 - 红情绿意之乡【小说】莲1——5 - 红情绿意 - 红情绿意之乡这时,郝云山正聚精会神地弯下腰收拾身边的麦秸秆。突然,平地里刮起一股小旋风将麦芒和灰尘兜头盖脸地卷向云山。“啊——”云山来不及回避, 灰尘、麦芒迷住了他的双眼,浑身上下也都粘满了麦芒和灰土。甄心莲第一个放下连枷,向他奔来,社员们都陆续地聚集在他的身边。

“怎么了,怎么了?”甄心莲焦虑、着急地嚷道。“眼睛怎样?眼睛怎样了?”

“痛得厉害,也不能睁眼。”

“心莲、三七子,你们俩赶快将他送往大队卫生院!”妇女队长许嫄同志敦促道:“其余的人继续上工打麦!”

大队卫生院的王医生询问了一下情况后,看着他红肿起来的双眼,急忙进行了紧急处理。他熟练地翻开云山的上下眼睑,将其中许多短小的麦芒用镊子一一取出,然后打开一瓶生理盐水,用取下针头的注射器反复冲洗郝云山的上下眼睑和眼球,处理完以后,最后上些消炎眼药,捆上了绷带。

“医生,眼睛怎样?有问题吗?问题严重吗?”甄心莲仍旧焦虑地问道:“他是外地人,是市里派到我们这里来搞工作队的,我们要好好地给他诊治,不要留下残疾了。”

“心莲……”

“还好。只是眼睑有些划伤,眼球没有什么大碍。吃点消炎药,明天再来换一下药,就会好了。”医生解释着。

甄心莲和三七子说了一些宽心的话儿,搀扶着郝云山回到大队部他们休息的地方。郝云山取下裤带扣上钥匙,甄心莲帮着打开了门。

只见房间里靠山墙的地方安置了四个床铺,床上的被子折叠的像豆腐干样子的块状,整整齐齐地放置在床尾。两张课桌分别安放在两头靠窗子的位子上,桌上右边靠里头墙边齐刷刷地放上漱口杯子,牙膏牙刷都朝向右手边,左边是一本新华词典和几本毛泽东选集。这次和郝云山一道来搞工作队是四个人,其中三人都成了家。今天,他们也分别去了邻近的几个生产队帮助夏收,到晚上收工才能回来。

三七子又对郝云山说了些安慰的话儿,继续叮嘱了甄心莲几句,告别了他们俩,回到打麦场继续参加打麦的活儿。

这时甄心莲麻利地从床底下拿出洗脸盆跑出门外,在食堂里的大水缸里打上大半脸盆冷水端了进来。她拿出热水瓶,往水里倒了些热水,然后在床尾的架子上拿上毛巾,在床底下的踏板上拿了块香皂,她想要帮助郝云山搽洗身子。

 

第四章 情切切哪顾女儿脸 意惶惶怎怜男士装

 

“云山哥,我来帮你洗一洗。”甄心莲温情、低声地说道:“快把上衣脱了。”

她伸出手来,就要帮助郝云山解开上衣的纽扣。此时,她的面颊上泛起了阵阵红晕,心里也跟着“扑通、扑通”地跳个不停。

“不,不,不,不,心莲!”郝云山脸上急得通红,他低声说:“我,我自己来吧。”

“不——吗!你眼睛看不见,更不能将缠绕的绷带弄湿了,要不然眼睛发炎了,那可不得了。我帮你搽洗,要方便得多,不好吗!要不你就把我当作亲妹妹看,不行吗?”

“不行!人家要说闲话的,这可对你我都不好。”

“人家说就让人家说去,我愿意吗!”甄心莲有点着急了。

“莲儿,好,好!我来帮他!”甄大伯手里提着篮子,从外面走了进来说道:“你把茶缸里的莲薏汤拿出来倒给云山喝。莲薏汤呢,清火明目,喝了多有好处的。听乡亲们说,云山被麦芒扎了眼,我这才张罗找到这里来啦。云山,怎么样?还疼吗?”

“不疼,大伯。真不好意思惊动了您老人家,还让您一直担心着。”

“没有,没有,孩子!没关系的。那时我记得莲儿患了眼疾,也是我用莲薏汤给她治好了的。我们当地人都用这个土方子治眼睛,这个东西可管用啦!”

“谢谢,大伯……”云山喉咙有些哽咽。

甄大伯接着说道:“待明天下湖打条白鱼炖炖,叫莲儿给你送来,白鱼对明目也有特效的。回去我跟队长说说,这几天我们管饭,甭再挨家挨户派饭好啦。”

甄心莲望着茶缸内绿茶汤似的莲薏冰糖汤,热泪不断地从眼睛滚落下来。这是老人的心意,也是她的心意。莲薏就是莲子中的绿心啊!这小半碗的绿心,老人家剥开了多少颗莲子,花了多少时间,才能熬煎出这大半茶缸的莲薏汤。甄心莲隐隐记得小时候自己传染上了急性虹膜炎,双眼睁不开,痛得要命,也是父亲天天用莲薏汤帮她治疗好眼疾的。

此时甄心莲知道自己爸爸对郝云山好的意思,这是因为郝云山和她一样从小就失去了亲娘,也是父亲一手将他拉扯成人的。他们之间多出的是一层同命相连的情义,他们都懂得没有母爱的日子是什么滋味。“世上只有妈妈好,没妈的孩子像根草……”那是丈夫的辛酸,也是儿女的悲哀。

“莲儿,你出去一下,我来帮云山换一下衣服。”甄大伯敦促说道。

“哎——”甄心莲应答道,立即从房间中退了出来,同时掩上了身后道门。

屋内甄大伯帮助郝云山擦洗身体,将换下来的衣服放在凳子上。

“好了,衣服换下了。”老人说着话,随即向门外喊道:“莲儿,把这些换下的衣服拿回家洗洗。”

甄心莲来到屋内,将脏衣服放进篮子里,拿起桌子上的莲薏汤,递给郝云山。

接过甄心莲递过来的冰糖莲薏汤,小伙子热泪盈眶了。仿佛觉得小时候感冒时,妈妈端给他一碗热气腾腾,香气浓郁的红糖生姜汤。妈妈的话儿还萦绕在他的耳旁:“山儿,快趁热喝了,捂上被子,发一身汗就好了。”如今,妈妈早已去世,他的老爸再次结婚了,后娘带养有三个孩子,他受尽了她们那种凌辱和欺负,那种挨骂、寄人篱下的感觉,真不是滋味。他多次在梦里呼唤着妈妈,醒来时发觉却是已经泪湿的耳旁枕头和那漫漫无助的长夜。上次在甄心莲家搭伙时,甄大伯和甄心莲一家父女对自己无微不至的关怀和照顾,使他感觉到温暖、温馨。因此,他感觉到有家真好,感觉到这就像回到自己从前的家。

 

第五章 藕莲水救急家三口 莲薏汤唤醒情一方

 

郝云山望着床上的女儿,又看了看在灶台上忙碌的妻子,心里翻江倒海,不是滋味。自己堂堂五尺男儿,不能让自己心爱的妻子和孩子过上好日子,是男人吗?!这些年来妻子为了他和女儿,消瘦了许多。才二十七岁的人儿,应该是一朵怒放玫瑰,也是人生生机勃勃、青春豪华的正当时期,然而由于长期吃米糠、咽野菜、啃树皮,甚至有时整天饿着肚子,此时显得面色蜡黄,头发枯萎,胸脯也干瘪了许多,哪里像个二、三十岁的人儿?分明已是四十到五十岁的人了,当初在洪湖时的娇容已经淡然无存。

“山,吃点吧。”甄心莲手里端来了一碗热气腾腾的莲藕汤。

“不,莲!”郝云山说道:“你和孩子先吃吧,我不饿。”

“山,不吃怎么行呢,你要是饿倒了,教我娘儿俩今后怎么过日子呢?”甄心莲鼻子有些酸酸的。

“好,好,我们都吃。”

郝云山一边喝着莲藕、莲鞭煮的汤,一边咀嚼着渣,泪水纷纷滚落在心头,当年在岳父家的情形再次浮现在他的面前。

那是云山眼睛好了之后的第五天傍晚,甄大伯叫甄心莲好好准备了几样可口的菜,也烧了一盘名贵的白鱼,还杀了一只鸡,开了一瓶《洪湖》酒,说是庆贺一下郝云山眼睛无碍了。这一天,甄心莲漂亮极了。她身着一件淡蓝色大衣襟、黑丝绒镶边紧腰身的衬褂,一条湛青色的裤子,脚穿一双米色袜子和黑丝绒的方口布鞋,脸蛋白里透红,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,清澈见底,隐藏在衬褂下一对高耸乳峰,真是青春极了。郝云山正站在堂屋中,看着厨房还在忙碌的甄心莲发着呆。此时,甄大伯乐呵呵地对郝云山呼唤道:

“云山,云山,这边坐啊!”

“哎。”郝云山这才缓过神来,急忙应道:“大伯,您先坐。”

“我们乡下条件差,就这么张罗着点。做了几样家常菜,略表一下心意。”甄大伯深情地说:“孩子,往后就把这里当作自己的家吧。”

“爸——,看你只顾唠叨着,也不让人家先坐着。”甄心莲从大门口跨进来,替郝云山解着围说道。

“好,好,好——,我不说了。”甄大伯自我解嘲道:“还是女娃子会心疼人的!心莲,这边来,快给客人倒酒哇。”

甄心莲拿过酒瓶,先往郝云山酒杯里斟满一盅酒,然后给父亲和自己面前各倒满了酒。

“好,先吃点菜垫点底。”

郝大伯拿起筷子,夹住一条鸡腿放进郝云山的饭碗里。

“大伯,我敬您,祝您老人家长命百岁,万事如意!”郝云山笔直地站了起来,双手举起酒杯祝福说道。

“好,好,好!你们文化人说话就是好听,好听!吃菜,吃菜。”甄大伯喝完杯中酒,然后继续说道:“坐下来,随便点吧。今后就把这里当作自己的家,不要见外啦。”

甄心莲一边给这两位和她一生有着关联和牵挂的男人倒着酒,一边听着他们的话题。从他们的谈话中,她感到欣慰的是云山哥还没有成家,令她难过的是云山哥孤苦伶仃,很少得到家庭的温暖,尤其是缺少母爱啊……

“爸,山哥,你们少喝点酒,多吃点菜。”甄心莲叮嘱道:“酒多了会伤身体的。”

“我,我——知——道,今天——高——兴,多喝一点,没——事的”甄大伯舌头有点打短儿。

“莲儿,敬你——云山哥——一盅。”

甄心莲倒满一盅酒,举起了酒杯,站了起来,看着郝云山。此刻,郝云山也端起酒杯迎着甄心莲,心存无限的感激,世上只有郝大伯一家才这么关心他,他的眼里有些湿润了。他们彼此心里都激荡起阵阵怜悯之意:“眼前这个人就是我终身可托之人,眼前这个人就是我终身要负责任的人,眼前的这个人——就是要彼此牵挂一生的人啊!”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60)| 评论(5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